养生与香道

香,不单单是指一类物质,有时候还指一种虚无缥缈的神韵,营造出一种灵性的境界,千百年来,人们用它在祭坛之上祭天,祈愿,在庙堂之中礼佛,敬神,拜祖,它就是人与神沟通的载体,也是对人身心健康的颐养。
 
一:当代用香养生
 
中国人的香,不是简单的对香味的追求,它是文化艺术的综合享受,香与中医成为了并驾齐驱的两大养生系统,中医药以治病为主,而香 以治未病之病为主,在历史上,香不仅是以治未病之病的良药,更是修养道德,颐养心性的珍宝。
 
古人把香视为君子之象,是纯阳之气的凝练,香药乘纯阳之气而生,为纯阳之物,有辟邪杀菌,扶正祛邪,生发阳气之功效,正因为这些植物的体气,给人类提供了养生的基础。
 
香气聚集于胸中,随着气机的升降出入,其运行上可至咽喉,下可及丹田,贯注于心脉,以行气血,从而输布全身百脉,滋养身心。
 
“黄帝内经”曾说:五气各有所主,惟“香”气凑脾,香对人体最直接的作用就是通过口鼻及周身的毫毛孔窍,沿阳明经而入于脾脏,达到养护脾脏之效,从传统人天观而论,在人脱离母体,从先天转入后天开始,脾脏就开始形成分配,协调人体能量的主导性器官,主“运化水谷精微”故被称为后天之本,由此可知,脾脏的健康是人体健康的重要保障。
 
香道之本质是养生:自古以来,中华名族用香之道体现的最根本是“养命和养生”用香料本身的特性来避秽,杀菌,驱疫,疗疾,通过用香过程修身 养性 通灵 开悟,可归纳为“用香之道 养生之本”,自古以来,药师用香入药已经很普遍,例如:唐代孙思邈的《千金方》《千金翼方》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都记载大量香疗方法。
 
香药香料本身芳香的气息会通过呼吸系统刺激神经,起到“芳香通气,芳香止痛,芳香化湿,芳香开郁”等作用,实现调节人体内分泌,促进新陈代谢,增强肌体免疫力的功效。
 
二:宗教用香
 
中国传统两大宗教—道教和佛教在唐代都有较大的发展,其他宗教,如伊斯兰教等也随着国际交流传入中国,各大宗教都与香有不解之缘,修炼,供养,正念都离不开香。
 
道教用香:道教用香极其普遍,在中国传统道教文化中“祭天,通神,辟邪”等等 道教仪式都离不开香,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,道教逐渐衍生出了独特的香文化,道教香文化主要体现在道教斋醮焚香,养生修行,用香与神对话,{香是人与神之间的媒介} 道教里有诸多因香得道升仙的例子。
 
在道教修炼方法中,香药,香汤类属于重要的养生修炼方法之一,宋洪刍在《香谱》中记载了道士用香料煮香汤沐浴的养生方法。《太上七晨素经》中也记载了各种香料的疗效与作用。可见,香对修行 养生的重要性。
 
佛家用香:佛家认为:“香”对人的身心有直接的影响,好香不仅芬芳,更能使人心生欢喜,而且能助人达到沉静,空静,灵动的境界。于心旷神怡之中达于戒定,证得自性如来。佛教《楞严经》里香严童子因为闻沉香而进入“圆通”境界。
 
好香的气息,可培扶人的身心根性向正与善的方向发展,拈香供佛,是借香熏染自性清净,贴近佛菩萨本怀,凝神静观袅袅香烟,人天的距离拉进了诸佛菩萨如现眼前,怀慰着众生疾苦,香,可谓是凡界与圣使间的信使,修得正果,消除恶业。
 
宗教用香,作为香文化传承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,屡屡香氛,让人心生宁静,虔诚,恭敬,让人在那一刻与神圣,天地,灵性沟通,或观照自省,或顿悟事理。在袅袅香烟中悟得真道。
 
所谓香道,是通过眼观,手触,鼻嗅等品香形式对纯天然香料进行全身心的鉴赏和感悟,融入大自然美妙无比的清静之中,达到天地人的和谐统一。观一柱线香的袅袅馨烟,闻一炉篆香的屡屡香氛,可清心,安神,开悟,启智 用香过程中有体悟,有感受,有启发,有灵性的升华。